来源:中国教育报

王铎 绘

2019年电子竞技员跻身新职业,电子竞技有了职业名分。日前,受人保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委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在京举办“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终审会,“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呼之欲出,电子竞技即将有职业标准。

长期以来,在教育领域乃至整个成人世界对“电子竞技”都是处于高度防范的状态,乃至到了谈“电”色变的程度。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同许多新生事物一样,“电子竞技”经历了由“禁止”到“开放”、由“野蛮生长”到“有序发展”的历史演变。我们相信,“电子竞技”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的发布对规范行业发展、助力青年逐梦、促进产业壮大将产生积极作用。

没有标准就没有质量,没有规范就没有秩序。然而无论是“职业名分”还是“职业标准”,“电子竞技”毕竟脱胎于游戏,并且要借助电视游戏、电脑游戏和智能手机游戏平台,所有电竞赛事都是基于游戏开展的,始终与电子、网络、游戏、比赛等敏感词汇紧密相连。因此,有的家长和教师依然会担心“投身电竞”会“沉迷游戏”。笔者认为,要让教师和家长与时俱进、打消顾虑、转变观念必须解决好相关方面的问题。

有学者给电子竞技下的定义是“以电竞游戏为基础,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软硬件设备为器械,在信息技术营造的虚拟环境中,在统一的竞赛规则以及在规则保障下公平进行的对抗性电竞游戏比赛,电子竞技正在成为一种全新的体育运动”。由此看来,电子竞技与单纯的玩游戏有着本质区别。首先,游戏是娱乐,网络游戏是在虚拟世界中以追求感受为目的的角色扮演。电子竞技是体育运动,是在信息技术营造的虚拟环境中有组织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其次,网络游戏通过层层递进、环环相扣的设计容易使人沉迷,电子竞技有明确的比赛规则,有严格的时间和回合限制。再其次,从产业属性来看,网络游戏的优势尽管与智商和技巧相关,但是充值起决定作用。电子竞技注重人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协调能力、配合能力等,要想取胜并不是花钱就能办到的。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电子竞技就是玩游戏。

尽管电子竞技被定义为体育运动项目,但它毕竟有其特殊性。如对参与者的年龄、职业等没有严格限制,尤其是中小学生心智还不成熟,一旦涉入很容易买椟还珠只顾游戏而忘却比赛,或者陷入网络沉迷。正是因为这种“特殊性”的存在,伴随着“电子竞技”职业标准的出台,教育部门和家长仍要高筑堤坝,严格预防青少年学生以电子竞技之名玩网络游戏。无论是家长还是教师都要根据孩子的兴趣特长对其进行职业生涯测量和评估。要让孩子充分了解电子竞技的属性和规则,假如孩子真的有这方面的天赋和兴趣,也要加强训练过程监管,使训练难度和强度契合孩子的身心发展特点和规律。

传统体育比赛有成熟的规则、流程和评判标准,电子竞技作为一个新产业、新行业、新赛事,在管理体系上还有一些空白区、盲区或者漏洞,需要在内容设计、时间节点、评判标准等方面建构一套行之有效的操作规范。一个职业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职业,是因为它具有特殊的工作过程,即在工作的方式、内容、方法、组织以及工具的历史发展方面有其独到之处。电子竞技作为一种职业,尤其在游戏和赛事的界定、投身电竞与沉迷游戏之间的边界、促进产业发展的政策和规范行业发展的规定之间等都要作出明确规定,都要进行严格管理。总之,电子竞技作为一种新兴事物,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规范、不断完善。

(作者系江苏省铜山中等专业学校党委书记、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