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高校应在体育类项目中增加“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2017年,国内多所院校开设了电竞相关专业,比如,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开设了艺术与科技(电子竞技分析方向),上海戏剧学院则开设了电子竞技主持解说与电子竞技舞台设计两大课程班。首批电竞专业学生入学。时间过去了4年,今年夏天的毕业季,这些首批电竞专业的学生将毕业进入社会。

王群凯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首批艺术与科技(电子竞技分析方向)专业的学生。1月19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联系了王群凯。王群凯说,跟别的专业的学生一样,他夏天就要毕业了,这4年下来,他觉得自己还是挺开心的,他认为,电竞专业培养的并不是电竞选手,也不是教人打游戏,而是通过学习系统的知识,可以去做很多跟游戏有关的工作。

网图。

课程设置复杂 偏想象力和策划方向

北青-北京头条:什么时候毕业?

王群凯:今年夏天,跟其他专业的学生一样。

当时为什么选择电竞专业?

王群凯:当时想报考播音主持专业的,正好看到学校里有电竞方向,因为平时我比较喜欢游戏,看的游戏比赛多,觉得自己了解也喜欢这个,就想着过去看看,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也想当电竞解说,最后就选了这个专业。

北青-北京头条:当时选这个专业的时候,父母是什么观点?

王群凯:当时选的时候,父母刚开始也不理解,我觉得这也是正常的,大家对新鲜事物因为不了解,所以觉得他很新,但事实上,当初我选这个专业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从事这个行业了,我和父母沟通过这个问题,他们开始有点意外,觉得完全不了解,不知道我将来干什么,我就跟他们讲这个专业以后是做什么的,具体往哪个方向发展,不是说学了电竞专业就只能做电竞,而是有很多行业都可以选。

北青-北京头条:很多人看到这个专业,第一反应认为是教人打游戏的,你当时怎么想的?

王群凯:我一开始就没有觉得这个专业是教打游戏的,因为没有大学会开一个教人打游戏的专业,加上当时学校的介绍也很清楚,这个专业在学校叫艺术与科技专业(电竞分析方向),不过当时报这个专业的时候,我一开始觉得是帮助电竞选手做一些数据分析啊一类的,但后来发现更侧重电竞测评、运营和解说,更多的围绕着电竞的幕后工作开展。

北青-北京头条:平时的学习内容是什么?

王群凯:我们的课程设置还是挺复杂的,比如电竞游戏概论、电竞游戏用户需求分析、电竞标识设计、品牌运营与推广、新媒体栏目设计、电竞产品设计、数据分析与可视化、电竞游戏策划、平面设计软件、三维设计软件、综合创作实践等。也有游戏设计,不过游戏开发本身跟我们不算贴近,在我们日常的学习中,我们更侧重于构建一个游戏的世界观,创造游戏的新玩法这种方向来进行,围绕着这些来设计一些新的游戏,我自己理解的是偏想象力和策划方向。另外,我们还会学视频制作、游戏运营、游戏测评,各种知名游戏的历史我们也学。

上课不打游戏 电竞专业不培养电竞选手

北青-北京头条:因为专业的缘故,平时打游戏多吗?

王群凯:我自己喜欢游戏,但学了电竞专业以后,因为大二开始就做解说,忙起来经常半个月也玩不到一次,但如果有空的话,还是会玩一下,除了一些比较火的游戏,别的游戏也玩。几乎每个火起来的游戏我们都会在课堂上研究、分析、讨论,分析这个游戏为什么会火,它有什么特点,然后进行梳理,我觉得这个也是帮助我不断加深对游戏认知的一个过程。

北青-北京头条:平时课堂上有打游戏的环节吗?

王群凯:没有,平时上课我们是不打游戏的,课堂上还是讲的理论比较多,毕竟课堂是个很严肃的地方,更多的是课后进行游戏分析作业的的时候会去打一些,然后对游戏进行分析。

北青-北京头条:从你个人来看,你觉得电竞专业的就业方向是哪些?

电竞选手虽然是电竞行业很重要的部分,但电竞专业其实几乎不培养电竞选手。我觉得发展方向还是挺多的,比如游戏公司、游戏赛事承办公司、游戏制作公司。比如,我个人从事游戏解说,我的同学里有些去游戏公司,有一些去游戏制作公司、赛事单位一类的,从我来讲,并不是学了这个专业就只能做电竞,而是可以去做很多跟游戏有关的工作。

会跟别人解释电竞专业

北青-北京头条:实习的时候,别人会对你的专业好奇吗?

王群凯:会,很多人都会对我的专业好奇,这时候我就会一遍遍跟他们解释我是学什么的。不错电竞从业者一般不会好奇,他们也不会认为我们这个专业是打游戏的,他们会问清楚我们具体学哪个方向,然后给我们安排有针对性的岗位。

北青-北京头条:你觉得这个专业对你有什么影响?

王群凯:是这样的,学这个专业后,可能对游戏的理解就不一样,比如,玩家看一款游戏往往直观的体现在这款游戏好玩还是不好玩,我现在去判断一款游戏好不好,不一定是好玩不好玩,会细致一点,比如这个游戏的反馈机制合理不合理,给玩家的游戏奖励机制符合标准吗,游戏做出后,美工、设计是否符合当前的主流审美,这个游戏是否独创了一种独特的审美体系,我会用这些多样化的眼光去看待游戏。另外,虽然我们也会打游戏,但游戏水平高低已经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更关注游戏本身。

北青-北京头条:将来有什么打算?

王群凯:我现在在做游戏解说,打算毕业后接着做电竞行业,比如做游戏分析、跟进电竞赛事等,这几年下来,我觉得挺开心的。具体的就业上,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我周围的同学里有去游戏公司的,有去赛事公司的,去游戏公司的比较多。

(北京头条)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