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丹尼二狗

图:官方图集

四年LPL职业生涯中,他始终坚守着大部分韩援选手骨子里的谦逊和自律,并在此基础上,尝试突破自我。”

一、

“后来的LokeN和第一次见的时候想的一样,很乖,也很自律。你不用每天看着他,他都会打到很晚才休息。休息的时候也不出去,就在基地里简单地看看韩剧。”

——JDG翻译 仁哲

2016年秋,朝鲜族的仁哲从延吉市延边大学毕业。

第一份工作,他以为自己加入的是一家LPL俱乐部。面试前,仁哲准备了衬衫和简历,在门口见到了穿着背心、拖鞋,正在抽烟的经理。经理说,是你么?床在二楼。推开大门进去,发现几个在电脑前打游戏的小孩。他心想,这公司,工资能不能正常发啊。

“当时的想法就是和他们一起努力,有一天,也能够一起进入LPL。”他从这样的小队伍做起,在短时间里迅速打破了自己对电竞的幻想。2017年年初,仁哲在队伍散伙饭的饭桌上流泪;春天,他去到一家LSPL(现LPL)俱乐部,做翻译兼领队;到了夏天,他终于加入LPL俱乐部SN。在SN做了半年,仁哲于S7赛季结束之后离职,过年在家休息的时候,过去认识的朋友LvMao告诉他,JDG的翻译不做了,现在要找一个新的。

于是,2018年2月,仁哲拖着行李,在某个晚上抵达位于上海唐镇的JDG俱乐部。

进入训练室的时候,时钟已经走过12点。其他人回房休息了,只剩下两名韩国队员。其中一个在打最后一把排位,另外一个在后面看,等着对方打完一起上楼睡觉。

正在打的那个叫Clid,仁哲很喜欢他。“以前看LPL,QG打WE的一场,Clid用盲僧在小龙团一脚踢死Mystic那个操作让我印象特别深刻。”面对面见到偶像,仁哲有点紧张。

而那个在后面看着的,是个留着厚厚的韩式刘海,带牙套的选手。初次见面,这个ID叫LokeN的小伙子向仁哲做了自我介绍,他说了自己的真名,还说,以后就拜托你啦。

“很乖,特别有礼貌。”这是LokeN给仁哲留下的第一印象。“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就是那种除了游戏,对其他都不太感兴趣的人。”

二、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等待年龄合适。之前不敢和父母说这件事情,自己没有勇气,也害怕父母会反对,站在当时的立场上,只能默默等待。”

——JDG.LokeN

对于生长于韩国的LokeN来说,接触游戏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他记忆里,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在父亲的身边,看父亲在电脑上玩《星际争霸》。

后来上了小学,父亲的工作逐渐繁忙起来,他和弟弟便轮流使用电脑——即便如此,网吧还是非去不可的。小学一二年级,LokeN就开始光顾网吧。“父母不喜欢我们在家打游戏,在家玩的话可能会被骂。”

正式接触《英雄联盟》是在中学一年级的夏天。彼时LokeN的学习成绩中游,数学很差。“自己数学方面没有什么天赋,就算学习的话也考不好,和别人相比,就是绝对的劣势”;而另一边,游戏天赋倒是不错,接触《英雄联盟》之前他玩过一款韩国本土网络游戏,“在我们那片,提到这个游戏打得好的人,自己的名字也是能报的出来的”。

天赋的迅速展现,让LokeN萌生出成为职业选手的想法。因为“不管玩什么游戏都喜欢在远的地方输出”,他选择了AD位置;S3时期,他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从最低段位打到了韩服钻一。“就像是从这一端到那一端的感觉。”2013全球总决赛,SKT T1获得LCK赛区第一座世界冠军奖杯,看着那一代SKT成员夺冠,LokeN想,如果再努力练习的话,是不是自己也能站到那里呢?

然而现实的问题依旧存在。韩国对于电竞职业选手的年龄有明确规定,在LokeN 15岁时规定16岁以上,等到LokeN满16岁时,最低年龄又改到了17岁。年龄不够,加上害怕父母的反对,学生时代的LokeN只能在努力提升游戏技术的同时默默等待机会。

最终改变这一切的,是2015年年初打进LokeN家的一通电话——来自韩国一家知名电竞俱乐部。尽管LokeN最终没有拿到加入这家俱乐部的资格,但这通电话还是改变了父母对儿子玩游戏的态度。“自从接到那个电话之后,父母就没有再反对自己了。”从那时开始,刚刚达到成为职业选手年龄的LokeN终于可以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和朋友们约好,一同从最底层的比赛打起。

不想,另一个“戏剧性”事件很快发生。“当时要打的那个比赛像是中国的城市英雄争霸赛,都是新人选手们凑在一起。”结果比赛开始那天,上单兼队长却走错了场馆。由于对方没有手机,LokeN和剩下三个队友只能四处寻找,但随着比赛时间过去,队伍最终还是无奈失去了比赛资格。

这件事留给他很深的印象。而失去继续竞争次级联赛机会的LokeN,很快又得到另一支俱乐部的青睐。“其实这家俱乐部之前就联系过自己,但当时已经和朋友约好了一起比赛,去了就相当于失约了。”

这家俱乐部的名字叫做ECS Ever。这是LokeN在离开LCK赛区前的最后一家俱乐部,也是他职业生涯之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俱乐部。提到ECS Ever,很难不让人想到他们在2015年11月Kespa杯中2:0战胜世界冠军SKT的壮举,对LokeN来说,那是“如同做梦一般的体验”。“当时是Bang选手的巅峰时期,自己也看了很多他的比赛。但毕竟是对手,在赛场上遇到时,也是不想输的。”同年12月,表现抢眼的ESC Ever在IEM科隆站上3:2战胜QG夺冠,而通过那一次IEM的比赛有所交流的QG中单Doinb,也为LokeN之后前往LPL赛区暗中做出了铺垫。

“我的话,只要咬着什么东西就会集中注意力,本来都已经养成习惯了。”过去在韩国打比赛的日子里,LokeN喜欢嚼水果味的口香糖。2016年,离开韩国之前的LokeN戴上了矫正用的牙套,也告别了一众零嘴。随后,他正式启程LPL。漫漫长路,LokeN经历过替补的不甘,风格的转换,队伍间的辗转,以及数次“差之毫厘”的痛苦。时间一晃而过,他已在LPL打拼四年。

“我觉得,可能就是因为那一次队伍的上单走错了场馆,我才能加入Ever,接着,才会有今天的我吧。”四年之后,LokeN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上海寒冷的冬日里回忆属于他的过去。

三、

“你一直在场上打,会很迷茫的。有时候你需要站在场下的角度去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我觉得这对于职业选手是件好事。我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你下去了,你憋着股气儿在那里打排位,你就觉得,妈的,凭什么,我不睡了,就要一直打,冲,上分!”

——JDG.LvMao

2018年年初,JDG队长LvMao站在新赛季的起点上意气风发。Zoom、Clid、Yagao、LokeN还有他自己,五张基本算是LPL新人的面孔往那年一月份青岛德杯赛后采访席上一摆,像五颗青葱。有记者提问,面对下路实力很强的WE,你和LokeN在下路一直取得优势,因为什么呢?LvMao回,“我觉得我们也不弱”,贼拽。

半年前,他从NON加入QG,刚好撞上队伍被京东收购。一开始,去QG的原因并不是LokeN,而是Doinb和Clid。后来队伍内部调整,LokeN上场,两个人正式成为搭档。LvMao还记得刚认识的时候和LokeN在训练室隔壁双排钻一小号,“就一直杀。”

对LvMao来说,LokeN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个“性格挺好的小男生”;而对于LokeN来说,LvMao是带他融入LPL氛围的重要角色。“当时中文不太好,所以LvMao用英语和各种肢体语言尝试和我沟通,觉得他是个非常热情的人。”

2018年春季赛,JDG在年前的最后一场比赛之中告负RW,年后又连续输给FPX、WE和EDG,三连败的阴影笼罩着全队。队伍内部开会,得出的结论是沟通出现了问题。会开完,又经过一些讨论,最终队伍做出决定,换下LokeN,让替补AD RD上场。

“那时候心里想了很多,觉得我的实力是不够当主力么?刚来到中国,打主力不久就被换下去了,内心很乱。”成为替补,被换下场的LokeN没有训练赛打,只能每天一个人坐在位子上rank。

那段时间,关于LokeN的一些细微变化被翻译仁哲所捕捉。“他平常打训练赛的时候情感还挺丰富的,但那几天就不怎么说话,吃饭的时候也是自己过来吃完就走,有点透明人的感觉。”

2018年3月10日,JDG前往成都迎战OMG。赛前,LokeN向队伍申请留在基地——他想,与其不能上场,不如一个人好好rank。但由于官方规定,LokeN最终还是随队一同启程。赛前,队伍在成都当地一家网吧训练,主力队员在包厢里的时候,LokeN和仁哲在外面各开一台机器玩。训练结束,LokeN对仁哲说,想和教练聊聊。

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仁哲内心有所预感。“他早晚要说出来的。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不太会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给别人听,一直憋着,到一个点就爆发了。”面对教练,一开始的LokeN表现得挺稳定,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没有声音,但流了很多眼泪。“他说没有想过有天自己会被换下场,如果是自己打的不好,他愿意承认这个决定是对的,也会好好反省,但明明自己打的很好,为什么要被换下来。”

那是一场没有得出任何实质性结论的聊天。教练UDJ向LokeN解释了换他下场的原因,告诉他等队伍状态稳定下来之后,再让他回到首发位置,LokeN只能默认。之后的整个三月,LokeN始终是队伍的AD位替补。

3月30日,JDG在杭州以1:2告负LGD,赛后,俱乐部高层在群里发了火。这场比赛输掉,JDG被推到了悬崖边——春季赛仅剩下的两场,一个是电商老对手SN,另一个是拥有Doinb和Smlz的强势组合RW,两场全胜,才能拿下季后赛的门票。于是,教练UDJ和翻译仁哲再一次来到了LokeN的面前。

“当时让他上,有种让他去收拾烂摊子的感觉。”面对Loken,仁哲说现在队伍已经进入绝境,想听听他的想法。“我们愿意相信他,因为也只能相信他了。”于是,4月1日,在告负LGD两天之后,LokeN重新回到LPL赛场。

“队伍的目标是赢下接下来所有的比赛,说没有负担是假的。当时想的就是,一定要好好展现一下自己平时rank里努力的东西。”第一场面对SN,JDG在先失一局的情况下,LokeN连续两把选到金克丝,以13-2和8-1的战绩带领队伍成功翻盘;六天之后面对强敌RW,LokeN表现依旧出色,JDG 2-1战胜对手,成功晋级季后赛。

场下和场上的人同时注意到了替补之后重回赛场的LokeN的改变。“直到那次之前,我还不知道他属于哪个层次的选手,”紧绷着神经看完赛季末每一场比赛的仁哲,第一次真正认识到LokeN的实力。

而在场上的队长LvMao,只用了四个字形容老搭档的回归。

“出山成功。”

四、

“每次陪着他哭这件事情,总是让我最直观的感受到电竞的喜怒哀乐,不像是冷冰冰的文字或者影视画面,而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电子竞技的残酷。”

——JDG分析师 Vusso

2017年夏季赛,刚刚更名不久的JDG开局遭遇六连败,还包括6月18日和SN的电商大战。第六场输完,原本在成都做远程工作的分析师Vusso接到尽快赶赴上海的消息。

在上海,Vusso见证了LokeN和LvMao之间最初的磨合与掰扯。从打线到打团,从整体风格是怎样,到谁应该去适应谁。“那个时候LokeN的中文还没有很好,一开始两个人的信任度肯定没有那么高,下路双人组本身也容易互相嫌弃。”从某个时间点开始,LokeN和LvMao会在一局训练赛结束,整体复盘之后再去OB机器上回放比赛,具体讨论下路的细节,比如英雄搭配、出装选择、一二级的处理方式……时间久了,两人逐渐养成了共同习惯。

“俩个都是愿意去扣细节的人。”让Vusso印象深刻的,是一次两人讨论霞洛和女警莫甘娜的对线情况。“各种层面上讨论了很久,还拉来了其他队员对练,最后终于得出了一套可行的方案。”之后,这件事情偶尔会成为队员或工作人员之间的笑料。

“他们觉得我们在浪费时间,但我和LokeN觉得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对此,LvMao有不同的看法。“默契就是从这里面出来的。沟通好了,下次遇到同样的情况,我们不用说就知道怎么操作,操作都在脑子里。”

时间回到2017年夏季赛最后一个比赛日。JDG在开局六连败之后跌跌撞撞地爬回季后赛的边缘——只要赢下最后一场对SN的BO3,队伍就有机会踩线滑进季后赛。

第一局,JDG下路卡莉斯塔和牛头的组合对阵小炮和洛。刚上线,对手小炮就利用E技能消耗了LokeN一波;2分钟,洛先手直接打出LokeN闪现。“一级对线就被对崩了。”

那一局结束,LvMao嘴上安慰LokeN,没事没事,还有两场要打呢,心里想的是,完了,全完了。赛后队员们回到休息室,LokeN一个人久久没有回来,Vusso出去看他,发现他一个人站在走廊里哭,情绪完全崩裂。“那个时候他有点太脆弱了,还不太能处理高压这件事情。”

当然,故事的结局没有反转,也不像LvMao所说“还有两场比赛要打”——JDG 0-2 干净利落的输给了SN,无缘季后赛。

电子竞技残酷如此,并且这样的残酷还不少见。

2018年9月10日,夏季赛季后赛的半决赛,JDG即将对阵IG。比赛开始之前,屏幕上展现的选手势力值图表十分夸张,JDG这边除了上单Zoom拥有百分之九的支持率以外,剩下四个队员的支持率全部为零——那毕竟是2018年夏天的IG。

另一边,给到队伍的压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在BO5里面对IG这样的强敌,赢的概率本就不高,大家心里有数。但偏偏,那一场比赛打成了2-2。只剩下最后一个小场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某种激动人心的可能性。

前四局中,JDG获胜的两局下路均采用寒冰加塔姆的组合,表现不错。第五局,JDG在蓝色方一抢塔姆,红色方IG马上选出寒冰,拆了JDG一手。最后,LokeN在AD位上选出对对手上单奥恩完全没有威胁的烬,无法在后期接管比赛,已是板上钉钉的事。“结束的时候我想,如果输掉的三场里失误减少一两个的话,结果会不会改变?下台之后,看到分析师和教练,觉得他们应该是很相信我们能赢下来的。愧疚、愤懑,各种各样的心情掺杂在了一起。”

又一次失利之后的离场。选手们经过后台,前面是获胜后正在接受采访的IG。Vusso在出口等着LokeN,等了一会儿等不到人,过去一看,果然看到对方泛着泪花。看到有人过来,LokeN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当时我就一直告诉他,我们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冒泡赛,就想让他知道这个。”

当然,这个故事依旧没有反转,五天之后的冒泡赛第一轮,连战五局加上超长时间的暂停,最终失去世界赛资格的JDG全体成员,疲惫远远大过了内心的难过。

如今,LokeN爱哭这件事情在JDG队内已是见怪不怪的事,这或许与他的性格有关。Vusso眼里,他是个特别“会自责”的人。“别人有什么失误他基本不说,一旦自己开始送起来了……他太爱责怪自己了。”

2019年,LokeN去到TES。又是冒泡赛,又是最后一局,他依旧没有把握住进入世界赛的机会。这一次,所有直播的观众都目睹了LokeN在座位上大哭的画面。

场下,先一步输掉的LvMao很有感触。

“我们两个,又倒在冒泡赛上了”。

五、

“2015年,我带2144D去银川打WCA,也是我们第一次和LPL队伍交手,2-1赢了一场IG。那个时候我们一边在银川打比赛,一边在网上看IEM,记得LokeN用个小炮,一局补了快700个刀,当时我觉得,这个人好稳。”

——TES经理 郭皓

相比于LPL正赛,2018年年底的NEST可能已经被许多玩家所遗忘。

但对于最终站上决赛舞台的两支队伍JDG和TES来说,那一届NEST有着除了成绩之外的更多意义。

“当时我们已经差不多确定明年要动了,这一套阵容,该换的基本都要换一下。所以,NEST应该是当时那批人在一起打的最后一场比赛。”赛场上,TES一路闯进决赛,最终1-2憾负JDG。

对手位上,LvMao和LokeN的默契十足帮助队伍成功夺冠。“有一波是,我知道他要被开了,他也知道自己要被开了,对面还没动手我就给了他一个灯笼,他点出来之后我们就赢了。那一瞬间我觉得,对味了。”赛后,LvMao发了条微博,配了五个人一起夺冠的照片:“这个奖杯意义很大,希望我们现在的五个人明年都能拿到很好的成绩。”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2018年年底,LokeN在JDG的合同到期。取得了一些成绩,加上已经在队伍里呆了两年,他想离队寻找新的机会。JDG方面仍然想留住他,于是直到NEST开打,LokeN的去向依旧没有定论。

就在NEST结束的那一晚,TES的AD QiuQiu去了经理郭皓的房间,两个人在房里一直聊到凌晨。聊天开始之前,郭皓大概能够猜到对方来找自己的意思。

“在队伍里呆了这么久,他知道我的性格,我一定要往前走的。”2018夏季赛,QiuQiu已经使用过诸如莫甘娜、乌鸦、吸血鬼等非常规AP英雄,当时教练白色月牙曾提过转辅助的建议。NEST结束那一晚,QiuQiu主动向郭皓表达了希望转辅助的想法。“他希望这个队伍出成绩,但觉得自己AD的上限差不多到这里了。”

聊完转辅助的事,话题很快顺流而下。郭皓开玩笑,你转辅助了,那不就没AD了?

2018年11月18日,同年NEST在厦门落下帷幕。20日,LokeN成为自由人。又过了六天,TES官宣LokeN成为队伍S9赛季的AD选手。“一开始没有去TES的打算,但经理郭皓一直非常主动地联系自己,也拜托了身边朋友希望能和我通话。加上合约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所以最终选择了TES。”而再之前,郭皓去见Knight的时候,他问对方考虑什么,对方回答中野和双C,郭皓问,如果是LokeN的话,怎么样?对方回他,LokeN挺厉害的。

“离开JDG,去到TES”——这件事留给一些人的情感是微妙的,尽管这些情感很快就烟消云散。

分析师Vusso一开始“有点不好接受”。“2018年我们五个人关系又好,成绩又挺出色,外界对我们的看法也是未来可期,大家心里面可能的想法也是,好不容易混出点名堂了,要继续下去。然后,他们两个要走……其实重点就是LokeN去了另一支LPL队伍,变成了我们的直接对手。”而LvMao听到消息,一开始觉得“哇,怎么这样”,后来想想,“也很正常,人之常情。反正就祝福他咯,毕竟也一起打过那么久了。”

后来,NEST结束之后回韩国的LokeN,在和TES签约之后重新回到上海。从机场坐车去TES基地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眼熟”,后来发现,原来就在JDG旁边。他给翻译仁哲发了短信:“我又回唐镇了。”

“其实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如果当时我们五个人继续打下去,会怎么样呢?但是,已经不可能再改变自己的决定了。”

六、

“第一次见到LokeN在北京。那个时候我和仁哲在二楼,LokeN一进来,看他手上拎了个袋子,一看就知道是韩国机场免税店的购物袋。当时还挺羡慕,觉得这个选手还懂这些东西。”

——JDG副教练 崔虎

在TES打了一年,LokeN又回来了。

那是S9赛季结束之后的事。分析师Vusso去接的他。回俱乐部办完所有手续之后,LokeN对Vusso说,希望能请几天假回一次韩国,好好的和家人说一下自己这一次的转会情况。Vusso有点感触。“过去他都会参考一下家里人的意见,这一次,是他完全自己做的决定。”

一年之后再次见到老搭档,LvMao想着,这个人走过,现在回来,好像有点尴尬。“最开始没有像以前那么亲切。”但两天一过,他又觉得“好像去年他没离开过一样。”

像是回到了离开很久的家。没有热烈欢迎的阵仗,放下东西,打声招呼,该干嘛干嘛。但于无声之处,某种“情感连接”又回来了。

2019年12月初的某个晚上,已经回韩国告诉过家人自己转会决定的Loken推开JDG北京基地二楼的房门,里面坐着仁哲以及新来不久的副教练崔虎,于是三个人简单地相互问候。那是崔虎第一次见到LokeN,他看到对方手上拿着韩国机场免税店的购物袋从他身边走过,然后把袋子里的东西递给了仁哲。 崔虎在旁边看,觉得这个选手“挺有心”。

那并不是LokeN第一次给仁哲带礼物。2018年夏季赛开始前,LokeN返回中国的时候,由于机场去的早,没事干,逛免税店的时候他想到了仁哲。“仁哲哥喜欢抽烟,如果给他带一点的话,应该会挺高兴的。”LokeN自己不懂烟,就让柜台专员给他推荐中国人买的多的牌子。后来,仁哲看见带给自己的礼物,说,你这个行为让我非常感动。“所以,他再一次回JDG的时候又给我带,我就觉得,这个人没变,还是那个他。”

没变,这或许是JDG众人对LokeN回归之后的共同感受。LvMao距离LokeN近些,刚回来的时候,他发现这个人打法更凶了,中文更好了,重新互相了解一下,发现“人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S10赛季开始之后,崔虎和LokeN逐渐熟稔起来。训练任务不重的时候,他会和LokeN在小区里走一圈,或者走去小区外面的星巴克喝点咖啡,聊聊天。私下里的LokeN并非沉默性格,和熟悉的人在一起,他话挺多。有时候,LokeN会和崔虎说起自己身体上的问题,“胃啊,眼睛啊,他不说我们都是不知道的。”

有些性格,差不多刻进了他骨子里。游戏中的LokeN基本不会强硬地让打野过来帮下,到了确实需要打野来扩大下路优势的时候,上路同时也叫了打野,他就不会和上路争抢。生活中,有时候比赛结束,Homme、Kanavi、LokeN和崔虎四个人打车去吃韩餐,Homme坐副驾,后排三个人里,LokeN经常是中间那个最难受的位置。到了餐馆,Kanavi有时候调侃一下,说,今天LokeN请客,我得多吃点了。对面的LokeN只能无奈。

2020夏季赛,某次比赛结束之后大家照例一起吃饭。饭前,LokeN突然提出等会儿想去唱歌。结果其他人都不愿意,最后只剩下崔虎。“他说他最近压力挺大的,想通过唱歌的方式释放一下。”

韩国人在中国想唱KTV并不容易。普通KTV韩文歌不全,而且显示的都是中文名字,很不方便。后来,崔虎和LokeN去了上海韩国街的KTV,从凌晨三点一直唱到五点。回俱乐部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崔虎自己也喜欢唱歌,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两个人还有这样的共同点。包间里,LokeN点了好几首日文歌,崔虎很好奇,你会日语?对面回他,从小看日漫,看着看着就会了。

那一晚,当整个上海市陷入深沉的睡眠之际,两个夜猫子选择用唱KTV的方式,短暂地释放了一下自我。

七、

“刚刚接触这款游戏的时候,还是大家失误都很多的时代。那个时候想着,如果想赢的话,只要自己失误比对面少就能赢下来了,随着这些东西慢慢积累,一点点形成了我之前的风格和打法。”

——JDG.LokeN

LokeN不是个经常回过头看自己过去比赛的人,一个赛季结束,他基本不会再看之前的比赛,“因为版本会变,没必要。”这是他自己的解释。

他很排斥输掉的比赛画面。常规赛落败之后,队员回到休息室总结问题,LokeN看到屏幕上播放上一场的镜头,会说,“赶紧把电视关掉吧。”

但有些刻骨铭心的时刻,不用回看他也记得——比如2019年区域选拔赛的最后一场。打开电脑,LokeN熟练地把视频进度拖到比赛的23分30秒,然后按下空格键暂停。那是整场比赛最关键的一场团战,双方在均势的情况下中路开团,一边是Xx皇子进场秒杀IG中辅,一边是TheShy吸血鬼开大逼退TES三人。LokeN暂停住的那一秒,是他E过墙试图击杀JackeyLove的霞,却被Leyan的猪妹顶起的时刻。随后,他利用Q闪越过Leyan,但那个Q却被残血小兵挡住,导致击杀JackeyLove之后自己也被换掉。

“你看看,Q到是不是死了,E是不是好了,然后杀两个不死。”提到那个被小兵挡住的Q,LokeN依旧激动。他笃定,如果那个Q不被挡住,他一定可以完成收割,或许,那场比赛的走向也会因为他而改变。

但或许,他有更加稳妥的选择。更早之前对线期的一波,明明等一等打野就能够轻松击杀对面下路双人组的局面,LokeN依旧选择交出闪现与JackeyLove换命。他承认,自己当时急了。

“我能感觉到他已经在尽力地carry了,他很想C。”比赛现场,台下的经理郭皓能体会选手场上的心情。

“第五局,是应该我站出来C的。”比赛结束之后,这个想法一直纠缠着LokeN。2019年,他和Ben的下路组合风格不搭——Ben进攻凶猛,LokeN保守发育,“Ben能看到的很多机会我看不到”,他感到很愧疚;到了夏天,洲际赛表现不佳的LokeN回来之后每天睡四五个小时,打排位打到六点,“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结果依旧不如他所愿。被IG推爆水晶的那一瞬间,很多关于过去的片段涌进LokeN的脑海。

那个时刻,他已经等不到下场,等不到跑去没人的地方哭了。

后来,2020年春天的JDG内部常常会讨论“谁兜底”的问题。有人说,TES有双C兜底,我们呢?又有人说,肯定LokeN啊。季后赛半决赛对阵FPX,LokeN在高地以一敌四守住水晶。比赛结束之后,队友都在庆祝3-0获胜,LokeN一个人在椅子上又哭了——这是他2017年来到LPL之后第一次进入决赛。一旁的LvMao看了想笑,“赢都赢了,哭啥嘛”。

“人,都是亲身体验之后才会发生改变的。”2019年冒泡赛,哭完之后的 LokeN想,有些东西,终于要改变了。

转变游戏风格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它更像是自己和自己的漫长决斗,LokeN很清楚这一点。“不是一个瞬间,一场比赛,一时半会儿可以改变的”。从S10赛季开始至今,他真的成为更加凶猛,更加能够主宰赛场的ADC了么?答案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但毫无疑问,春季赛的冠军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和鼓励。领奖台上,一反常态哭了的LvMao,下台之后照例看到老搭档LokeN流泪。

“这一次,他是真正的胜利的、喜悦的泪水,一点没有遗憾的那种。”

八、

2020年12月17日晚,LokeN终于结束了在广州14天的隔离,来到上海的基地。随着世界赛名次的定格,他和JDG的S10也宣告结束。

隔离的生活很无聊。他自己带了电脑去酒店,结果发现网口是坏的。酒店Wifi又是公用,打韩服时跳Ping现象严重,他只能调整作息,凌晨起床打游戏,早上累了就休息睡觉,没什么其他事可做。终于脱离苦海回到上海之后,用他的话说,“看到一瓶水都觉得特别开心”。

老队友依旧在这里,也有很多新朋友等着他去接受。xiye已经坐进训练室了,他还没怎么和对面说过话。Mystic还没来,但压力已经悄悄降临。他说,不会因为压力就改变自己做的事情,还是要和原来一样努力。

本来说2020年中就能摘下来的牙套,还戴在嘴里。职业选手赛程繁忙,加上疫情原因,LokeN没法定期回韩国更换,于是时间一拖再拖。他说,这次,差不多要到明年春季赛结束?

四年LPL职业生涯中,他始终坚守着大部分韩援选手骨子里的谦逊和自律,并在此基础上,尝试突破自我。LokeN并非那种特别容易被大家记住的AD,但在他来到中国之后的四年中,从默默无闻到联赛冠军,一点一点地提升着自己的上限。

新的征程等待着他。在LPL的第五年开始了。